角鲨大盗

无法接受拆逆的话,还请尽快离开——
人很怪,似乎七部刺客内部什么cp都敢舞一舞。

哪里可以要到刺客的饭哇

我怎么这样,一边想些怪东西一边想高唱一首sweet child o mine。

说起曼登提姆,“你要自己出来还是我拉你出来?”这句实在太……这种强硬姿态真有魅力啊,我念念不忘。

翻到一点代餐,《弗吉尼亚人》。稍微缓解了我曼登不足症状。

我怀疑林可亲人额头会留下银白色唇印,类绿野仙踪“北方女巫的祝福”。

Jo系列美胸男士者多矣,为什么唯独林可的胸使我如此念念不忘?他整个人很像一种白色水鸟,我猜胸脯也温暖柔软。

换句话说,很想贴贴——

差不多准备准备迪亚哥也该喝螺丝起子了。

Q:你的ID有什么故事/含义吗?

17还是18年美国三个怪人团伙作案偷走了水族馆里的一条叫海伦小姐的角鲨,裹在湿毛巾里装进婴儿车运走了。

被捕后当事人坦白自己见到海伦小姐时完全无法遏制内心冲动。


你四十多岁的同事

艾萨尔•RO 马杰特•马杰特 的友情向小短文




艾萨尔先生。马杰特尽力去看那双锐利的眼睛。可以教我用枪吗?

来之前马杰特并不抱多少成功的把握,他们说艾萨尔性格绝对不能被归类于易于相处的类型。艾萨尔•RO维持着马杰特进门时的动作,半暗的环境下他浅色的眼睛夜间猎食者般折射钻石般的冷光。

他眯起眼睛,那光被高度浓缩了——“马杰特•马杰特,嗯?你是那个新来的小子。”他继续封上卷烟的纸边,将其放入一个罐头盒。随后艾萨尔直起腰,换了个比较正式的姿势。

“马杰特,我问你:你为了什么来到这里?”

马杰特感到手枪沉甸甸地坠在口袋里,一块冷铁,扳机连接着他梦寐以求的东西:尊敬和恐惧。他将这两样东西大把大把缴交给别人,随之卡在脊梁骨里的东西一并流失掉了。

为什么接受这份工作?为什么敢来到这里?他已经——他已经不再是以前的那个他了。马杰特如今拥有超乎常人的天赋。只要喊出那个名字,没有人、无论是用拳头还是子弹,能够哪怕擦掉他一小块皮肤。

“......我想要钱。”要很多很多,能堆成堡垒和高塔。

刷的一下,退伍军人摆弄着那把左轮手枪。“只有这么点能耐可不行,马杰特。”

 


镜头之外

* Erajogio 前提的 调教师视角 第一人称

*算是你x马杰特

镜头之外

粉熊的研究

*标题捏他《血字的研究》

*剧情参考《四叠半神话大系》

后续遥遥无期的校园AU




或许有这样一个都市传说:洗衣机内部是异世界的入口,是小型地下黑市,居住在城市的精灵靠它进行些非法交易。在这里,熊玩偶是硬通货。

以上是我现编出来的,真相是我放在学校自助洗衣机的衣服全部不翼而飞,滚筒内部坐着一只无辜的粉色小熊,其娇小的身姿坚决地阻拦了我试图寻找可能卡在边缘的一两件T恤的视线。

泛泛而谈,它是一只手掌高的粉色小熊。但如果你用侦探的眼光去观察,你会发现:

1. 它其实是饱和度较低的橡皮粉色。

2. 它捏起来手感很不错。

这门学问上的前辈乔尼甚至懒得用加冰的鄙视眼光看我了。他示意我摊开手掌,遮住的那只熊脚绣了:G.Zeppli

是格蕾雅(Geria)还是格洛瑞亚(Gloria)?我不大记得齐贝林家的女孩子叫什么。

乔尼噗嗤一声笑了出来:是杰洛(Gyro),证件上登记的学名是古罗马皇帝。